当前位置:首页 > 刚沛萍 > 正文

暴涨再暴跌,市值一度超阿里腾讯,谁在指使尚乘数科“作妖”?

摘要: 记者 | 李京亚 8月3日,美股开盘后,异军突起的“妖股”尚乘数科终于停止了疯涨,盘中跌幅一度达到41%,触发熔断,最...

暴涨再暴跌,市值一度超阿里腾讯,谁在指使尚乘数科“作妖”?

  记者 | 李京亚

  8月3日,美股开盘后,异军突起的“妖股”尚乘数科终于停止了疯涨,盘中跌幅一度达到41%,触发熔断,最低报975美元,市值一夜抹去1000亿美元。

暴涨再暴跌,市值一度超阿里腾讯,谁在指使尚乘数科“作妖”?

  截至8月4日美股收盘,尚乘数科收跌34.48%,报1100美元/股,市值为2035.5亿美元。一天之前,其市值一度超过了3100亿美元,不仅超越了阿里巴巴,也将京东、中石油、拼多多、网易等一众热门股远远甩开,接近特斯拉市值的三分之一。

  无论从何种角度看,刚刚于7月15日在纽交所上市的尚乘数科都平平无奇。招股书显示,截至2022年2月28日的十个月内,尚乘数科的营收为1.68亿港元,净利润为1.87亿港元,去年同期营收为1.62亿港元,净利润为1.13亿港元。

  但半个月以来,这家公司的股价已从每股7.80美元最高疯涨至2100美元,市值最高点超过了3900亿美元,跻身全球前十大市值公司,引发各界关注。

  半个月狂涨250倍,缔造了“中概股神话”的尚乘数科像极了资本游戏的产物。

  一个被广泛注意到的事实是,尚乘数科的成交量很小,上市后每日交易量只有几十万股,流通股占比只有10%上下。在8月3日,尚乘数科的成交量为11.68万股,换手率仅为0.06%。

  一般而言,流通市值意味着做空的最大获益上限,而总市值意味着做空的最大成本。尚乘数科的现状之下,并没有引来任何做空机构入场。知名做空机构香橼研究认为,尚乘数科并非一家散户抱团类股,该股8月2日仅成交33.9万股,显然并未像游戏驿站那样获得散户的关注度。对该公司股价走势不予置评。据悉,尚乘数科采用的是配售上市,未做公开认购,一般散户确实不能认购。

  股本集中度高,股价却呈火箭式蹿升,表明这家公司身上出现了类似A股游资炒作的迹象。但炒作往往还需要一个主题,对于全年营收不足2亿港元的尚乘数科来说,东南亚金融科技就是这家公司选定的目标。

  根据招股书,尚乘数科号称旗下拥有或策略投资了亚洲稀缺的金融牌照,连接东南亚与大中华区,提供一站式数字金融服务。东南亚金融科技基本面强劲,该地区科技行业的蓬勃发展正在掀起一场造富运动,尚乘数科显然希望搭上这次东风。

  但具体数据表明,这块主题业务在尚乘数科的总营收中占比不多。

  成立于2019年的尚乘数科具体业务为四个板块:一是金融牌照业务板块,主要为企业申请其他国家的金融牌照。在招股书中,尚乘数科提到其拥有亚洲最稀缺的数字金融牌照,但目前尚乘数科真正拿到手的有香港和新加坡两张保险经纪牌照,确有炒作之嫌;第二是数字媒体内容及市场推介板块,主要为客户提供媒体平台服务;第三块是一个关系网络平台,名为蛛网生态系统解决方案。从营收数据看,这才是该公司的主营业务,主要向一家虚拟银行天星银行提供金融服务资源,近两年营收占比都在90%以上;第四部分则是一个私募股权基金板块,用来投资高成长性的科技企业,赚取投资收益。

  此前尚乘数科出品过电影《拆弹专家2》、收购了针对亚洲读者的数字金融媒体DigFin。

  截至目前,这场资本游戏背后的操盘手并没有浮出水面,但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与小米关联颇深。

  作为尚乘数科向上两层的控股母公司,尚乘集团本身与小米集团的合作很多,二者在2018年合资成立了洞见金融科技有限公司,小米占比90%,尚乘集团占比10%。

  洞见金融科技在2019年获得了香港金融管理局颁发的虚拟银行牌照,同年7月更名为天星银行,早期走得是大部分虚拟银行采取的“高息揽存”路径,2020年实现总收入为1557.2万港元。

  去年6月29日,天星银行宣布,雷军由于要专注于小米集团业务,退任了天星银行董事会主席一职,由林世伟接任。有分析指出,目前全香港的持牌银行达到162家,要想从中突围并非易事。

  此外,尚乘数科的主题概念上也与小米集团有重要交集。由尚乘数科牵头与小米等组成的联合体曾于2020年申请新加坡数字银行批发业务牌照,但并未获批。在小米集团港股上市时,蔡志坚执掌的尚乘集团正是联席牵头经办人之一,可见二者关联颇深。

  小米集团之外,给这家公司站台的明星股东亦为数不少。

  招股书显示,尚乘数科控股股东为尚乘集团,还引入大湾区共同家园基金、亚洲最大的独立资产管理公司之一,也是于港交所上市的唯一一家资产管理公司惠理、由前阿里巴巴CEO卫哲创立的嘉御基金、猫眼娱乐、风投和私募基金公司500Startups等。尚乘数科的董事会则囊括了香港的政商学三界精英。

  在2022年年初,尚乘数科被尚乘国际斥资12亿美元收购,收购完成后,尚乘国际拥有尚乘数科97.1%股权。此后其于2019年8月登陆纽交所,2020年在新加坡交易所二次上市,是新加坡第一家同股不同权的上市公司。本次尚乘数科股价疯涨,也引发母公司尚乘国际股价一路攀升。

  在赴美上市之前,尚乘国际进行了Pre-IPO轮融资,股东列表中除小米集团,还包括猫眼娱乐、同程艺龙、汇量科技和蔡文胜创建的隆领投资。

  而尚乘数科和尚乘国际,都脱胎于尚乘集团。尚乘集团由李嘉诚的长江实业集团和和记黄埔在2003年创立,是亚洲最大的民营独立投资银行。不过,经过多轮股权稀释变迁后,这家公司表面上已跟李嘉诚关系不大。

  长江和记实业也于8月4日下午发表澄清声明称,长江集团于接近10年前已经出售绝大部份持有的尚乘集团权益,现在仅剩余当时未一并出售的不足4%极小量权益,目前正洽谈出售这些股份。该公司还强调,尚乘集团董事局没有长江集团的代表,与尚乘数科无任何业务往来,对其业务及计划一无所知。

  现在站在尚乘数科和尚乘国际两家上市公司背后的,是44岁高调而备受争议的香港投行家蔡志坚。

  蔡志坚曾于普华永道、花旗、瑞银等金融机构履职。根据公开报道,其在2014至2015年于瑞银工作时的两个项目,由于存在利益冲突及信息披露问题,曾遭香港证监会调查。

  2016年加入尚乘集团后,蔡志坚牵头了尚乘国际的重组,当时李嘉诚家族的持股降至5%以下,蔡志坚已成为尚乘集团的实际控制人。2019年8月,尚乘国际登陆纽交所,2020年又在新加坡交易所二次上市。

  另据财新报道,2019年,蔡志坚曾在香港被深陷财务困境的内地民营金融集团中民投追债,更被指控金融诈骗,今年疑似为躲债而离开香港,2022年3月至4月期间,曾身处新加坡。

  今年年初,尚乘数科被尚乘国际斥资12亿美元收购。收购完成后,尚乘国际拥有尚乘数科97.1%股权。本次尚乘数科股价疯涨,也引发母公司尚乘国际股价一路攀升。

  不过,尚乘数科目前员工只有50名,实体业务与营收数据显然不足以支撑如此高的估值,但其市值陡峭前行半月有余,达到了2000亿美元高点,也就意味着存在高点变现的空间。

  在此过程中,尚乘数科能否找寻到真正撬动收入和经营数据增长的因素,会成为此后走势的关键。

发表评论